金乡徽章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家标准徽章规定 > 雨湖公安分局民警刘英虹:警营“老工匠”(图)

雨湖公安分局民警刘英虹:警营“老工匠”(图)

来源: 时间:2016-10-31 14:31:30 浏览量:

QQ截图20161031074741

刘英虹和他发明的502指纹熏显器。(记者 刘建强 摄)

关键字:国徽制作 国徽厂家 

国徽制作,国徽厂家

QQ截图20161031074741

刘英虹和他发明的502指纹熏显器。(记者 刘建强 摄)

湘潭在线10月31日讯(湘潭日报记者 刘建强)一个烟盒大小的塑料盒子、造价不到60元,却是让罪犯显露原形的破案“神器”——不管在什么材质上留下的指纹,用它,只要5分钟,就可以轻松显影、提取。

10月26日,在省公安厅举行的全省公安机关首届“平安湖南杯”微改革微创新大赛决赛中,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分局一名老民警主创发明的《便携式502指纹熏显器》摘得金牌。此前的9月20日,这一“神器”已在市公安局举办的微改革微创新决赛中荣获一等奖。

他叫刘英虹,雨湖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民警,一位从警35年的“老司机”,最近接连被评为湘潭市公安局“莲警之星”,被省公安厅评为“湘警之星”。

一次失误让他潜心发明“神器”

指纹是最有说服力的法庭证据之一,在发案现场采集指纹,往往能为破案提供关键线索。刘英虹已经在技术中队干了13年,但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司机”也偶有失手的时候。

2013年4月22日晚,雨湖区姜畲镇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被害人被钝器重击,倒在自家堂屋的血泊中。刑侦人员对案发现场里外进行了仔细勘查,在二楼扶梯上找到了一枚潜在指纹。但是,木质的扶梯油漆粗糙、浮尘多,用光照相法、粉刷法都无法提取。几名技术员现场研究,决定采用熏显法来提取指纹,责任落到了老刘身上。老刘大胆使用502胶熏显法,但因操作失误,刘英虹一不小心把滤纸和熏显客体黏在了一起,让好不容易找到的这枚关键指纹遭到不可修复的破坏。虽然案件最终得以侦破,但这次失误给老刘的心里造成无法抹去的阴影。

问题出在哪里?老刘反复思考后发现,老式传统的502胶熏显法有局限,既不能在现场熏显,指纹附着的客体也受限制。有没有一种适应性广、能立竿见影显示指纹的方法?那段时间,刘英虹日思夜想。他一步步把熏显装置缩小,从衣柜大小到鞋盒大小,最终只相当于一个烟盒大小。但是,这个简易指纹熏显装置还是有缺陷,必须用电吹风加热,而且温度难以控制,操作不太方便。

2013年12月26日是毛主席诞辰120周年纪念日,刘英虹被抽调参加活动安保。天寒地冻,局领导给执勤人员每人发了一片暖贴。就是这片“暖贴”,不仅让老刘度过了温暖的一夜,也让他顿生灵感。刘英虹请教了湖南科技大学教授,分析暖贴的原理和成分,发现它能迅速与空气发生反应,产生具有一定湿度和温度且安全、恒温的功效,这正好与502熏显器的控温要求契合。 

小革新派上大用场

新的便携式502指纹熏显器问世后,立即在雨湖分局技术室和各派出所投入使用。这个小小的盒子,不仅提取指纹的应用范围广,而且快速方便,在实战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今年6月2日,某医院院长办公室被盗,刑侦人员在办公桌抽屉上找到一个比较清晰的指纹。刘英虹用“神器”在现场熏显之后,经比对分析找出了嫌疑对象,一举破获了一系列单位办公室被盗案件。

今年5月以来,车站路、民主路、解放路发生一系列门面被盗案件,都是卷闸门被强行撬开。尽管单个案件的损失并不大,有的甚至还够不上刑事立案标准,但案件频频发生,影响相当坏。老刘对每一个案发现场都仔细勘察,找到一枚嫌犯指纹,直接比对出嫌疑对象,侦破了这一系列案件。

“刘英虹的‘神器’让我们的破案数量、质量大大提升。”雨湖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吴建群介绍,今年以来,刘英虹用他的502熏显仪在现场勘查中提取指纹37枚,无一失误;共比中嫌疑人9名,串并案件16起,破案11起。目前,刘英虹的便携式502指纹熏显器已经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

他的工匠精神值得钦佩

“不管科技怎么进步,基础的工作始终要人去做。”刘英虹说,发现指纹,就需要猎犬的嗅觉和老鹰的眼睛,还要有猎手的耐心。

黄英杰是现任刑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在窑湾派出所时,他就曾跟随刘英虹一起学习刑事勘查技术。他说,老刘最值得学习的就是那股认真的精神,在勘察现场,他总是不厌其烦,而且总能有发现,取得痕迹物证。“发生大案要案,突破不了是技术部门的事;而一旦破案,评功摆好却轮不上技术部门。”黄英杰说,技术民警没有冲锋陷阵那种风光,注定只能做幕后英雄,一些技侦科班出身的民警因此离开,而刘英虹却一干就是13年。

今年上半年,在雨湖区长城、昭潭、先锋三乡(街)交界的城乡结合部,连续发生了一系列“隔山钓鱼”案件,被盗的物品有手机、钱包等。刘英虹在离一个案发现场100多米的田里找到一根竹竿,怀疑是作案工具。但是,竹竿光溜溜的,怎么找到痕迹?他仔细观察,不断模拟作案人员的动作,终于在竹节处提取到DNA信息,为成功破案打下坚实基础。

“既要懂技术、又能勘察现场,干好刑侦技术没有三至五年的积累做不好。”吴建群说,干技术是个辛苦活,要找到案犯留下的蛛丝马迹,实在是个斗智的过程,而后期的分析比对更要能沉下心来。尽管科技在不断进步,但电脑比对指纹只能比对出相似的,最终确认还需要人工辨认的老办法,这离不开“工匠精神”,而刘英虹把自己当做一个老匠人,对工作总是那么执着、虔诚。

今年6月,雨湖区一位老中医家中被盗。窃贼撬开保险柜,盗走现金、珠宝等财物总价值30多万元。由于失主外出4个多月后回家才发现失窃,发案时间都无法确定,案件侦破的难度很大。将近一周的时间里,刘英虹反复到现场勘察,在纷乱的现场中终于找到关键信息,并最终锁定作案嫌疑人。

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老猎手。刘英虹今年55岁了,他说一定要干到退休,“在一行就要爱一行,干好一行”,这是他的体会,也是承诺。

分享到:

热门关注

点击咨询客服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