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徽章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云南省警徽价格副省长:遇难者的抚慰金提高到2万元/人

云南省警徽价格副省长:遇难者的抚慰金提高到2万元/人

来源:金乡徽章网 时间:2014-8-5 10:50:7 浏览量:

云南省副省长尹建业表示,对于遇难者的抚慰金将从现在的一万元每人,提高到2万元每人。他表示,灾民需要钱来保障目前的生活。受……

关键字:警徽 警徽价格 

警徽,警徽价格

云南省副省长尹建业表示,对于遇难者的抚慰金将从现在的一万元每人,提高到2万元每人。他表示,灾民需要钱来保障目前的生活。受灾严重的村子,一个老太太家里六个人遇难,光买棺材就要好多钱,因此,抚慰金应该尽快发放,边做工警徽制作作边发放。

云南省副省长尹建业表示,对于遇难者的抚慰金将从现在的一万元每人,提高到2万元每人。他表示,灾民需要钱来保障目前的生活。受灾严重的村子,一个老太太家里六个人遇难,光买棺材就要好多钱,因此,抚慰金应该尽快发放,边做工作边发放。

--------------

云南震区上千伤员无法运出 官方呼吁让出生命线

云南昭通地震,已造成昭通市鲁甸县、巧家县、昭阳区和曲靖市会泽县108.84万人受灾、398人死亡、3人失踪。

8月4日,从昆明往向龙头山镇行进,一路平静,景色如常,接近震中后,房屋被震垮后的残垣断壁越来越集中,而受灾最严重的龙头山镇,几乎是一片废墟。

在震区和网络上,见到最多的字眼就是“徒手挖”,很多人的生命,是从废墟里刨出来的。

多救一条生命,是每个救援者对自己的指令。

让交通生命线保持畅通,让拯救多一些机会。

一片房子整体矮了下去

昭通市龙头山镇,地震来得猝不及防。

这个距鲁甸县城35公里的小镇,曾是“白银”的发源地,依山傍水,安宁祥和之所。

警徽定做8月是龙头山收获花椒的季节。随父母在山间劳作的陈弼武,第一次察觉到有异样,下午4点多,脚下的大山突然抖动起来,一个趔趄后,他蹲坐在地上,眼看着面前的整块山坡像被刀切一样,滑落下去。

稳住神的陈弼武站起来眺望,才发现唐家湾社被一片黄烟包围,看不清模样。他慌忙穿过村庄,跑到另一个山头寻找父母,石头雨点般往下落,他家的房子已消失不见。

同一时间,阳少艳在“地动山摇”中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一块直径超过1.5米的大石头从她的头顶平飞过来,她猛地侧身躲过一劫警徽,转身再看山对面,一片房子像是突然集体矮了下去,轰轰作响。

“我们的村子不见了。”震后,75岁的杨德云站在镇外的一条路旁,远远看着自己村子的方向,重复着这句话。他的村庄——龙田村,也位于地震震中的龙头山镇。

整个地震时间只有15秒。

镇里的一条古朴老街,15秒内被夷为平地,剩下白灰色的废墟;政府办公楼的一层和派出所也完全垮塌。

龙头山镇的农村房屋,多以砖混合土木结构为主,普遍未经抗震设防,部分房屋以夯土墙承重且老旧,抗震性能差,这是导致人员伤亡严重的重要原因之一。

震后第二天,一位进入龙头山镇的记者看到,救援人员不断用担架抬出新挖掘出的遇难者遗体。“其中一个大大的担架上,被子包着一个好小好小的身体。”

他们的命,是刨出来的

阳少艳已经不记得是怎样回到村庄了。发现自己还活着的一刻,她心里反而一凉:坏了,四岁半的女儿王晶洋还在山脚的房子里。

她当时已经迈不开步子,一面吩咐弟弟赶紧回去,一面掏出手机,手指颤抖着胡乱按下号码,却拨不出去——信号中断了。

平时半小时的回家路程,阳少艳连滚带爬花了一个多小时,庆幸的是,女儿王晶洋被困在一间倒塌的平房下,哭泣不止,还能发出呼喊:“公公救我,舅舅救我。”

整个家族开始了一场营救,阳少艳甚至徒手挖,一个多小时后,女儿终于被刨了出来,尽管牙齿被撞掉几颗,下颌也豁开了一个大口子,但仍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样的自救也发生在谢家营盘社,山体滑坡,泥石流堵住了出山的道路。家族里年长的老人们组织村民展开互救。谢姓族人冒着大雨,花费了几个小时,先从废墟中刨出来生还者,再清理出遇难者的遗体,从危险的崩塌峡谷地带,一个一个地往外边输送。“即便人没了,也不能让他们在废墟里。”

李昌风被救出来了,但她失去了一双儿女。“孩子们小的时候,再怎么困难,我都养活了,可现在说没就没……”83岁的她说不下去了。

昨晚9时,不远的八宝村,救援人员抵达前,为了给骨折的母亲争取救治时间,赵勇和哥哥赵康自制了一副担架,将快70岁的老人往救援点抬。这段路不知道有多远,两兄弟徒步抬了7个小时。

电视机旁的一个碗柜,“救”了罗发明的四个孩子。

震后,人们听到他的大女儿在废墟中呼叫着“爸爸”。罗发明挖开废墟后,看见碗柜和倒塌的墙体间形成一个狭小的空间,他的四个孩子都挤在一起,都还活着。

继续徒手刨,罗发明将四个孩子救了出来。大女儿、二女儿受伤较轻,三女儿伤得挺厉害,小儿子伤势最重。当地村民用摩托车把4个孩子往医院送。

请让出生命通道

昨日19时许,从各地赶来救援的车队,依旧从四面八方不断汇向龙头山镇。交通这条生命线,异常紧要。

尽管高速公路通畅,但从鲁甸县城出发,要途经20多公里的昭巧二级公路,再走十几公里的普通柏油马路,才能到达进入镇子的骡马口。

这条唯一进出镇子的道路,停满了救护车、军车和挂着红色救援条幅的各种车辆。

地震带来了次生灾害,昭巧公路有明显滑坡,沙坝村一带整个被泥石流卷来的泥沙铺满。8月3日晚,雨来得更猛烈,很多路段塌方,直到昨日上午10点左右才抢通。

昨晚,因车辆众多和次生灾害,这条生命通道至少已经形成了4个堵点,整整半小时,车子没有任何移动。从龙头山镇出来的救护车着急不已,有些医生干脆抬着担架,打算步行绕过堵点,再将伤者送往医院。

雨还在下,天有点冷,而昨晚9点的骡马口,40多具遇难者遗体码放在路边,等待着殡仪馆的车辆将其运出灾区。

殡仪馆的车子离开前,司机说,估计半小时能赶回来。但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仍然看不到车辆踪影,村民们推测,车子被“淹没”在往返于龙头山镇的拥堵车流中。

由于交通压力巨大,给救灾造成了极大困难,官方已经开始控制流量。

据云南省民政厅通报,截至昨晨8时40分,受地震、暴雨等因素影响,现在有上千名伤员无法及时运出灾区,理解各路民间救援车辆和私家的好心,但请尽量保持克制,尽量让出救援通道,让生命线保持畅通。

四旋翼无人机首次上阵

在整个龙头山镇展开自救的同时,外来的救援已经开始。除了灾难带来的沉痛,人们也在彼此传递着故事。

消防官兵徒手挖人的经历,已经在灾区传开。

这是一个正处于危险境地的孩子,无法采取机械作业,云南消防总队特勤支队的消防官兵甩开双臂,挖。

消防官兵说,孩子当时腿部受伤,有些紧张,但情绪相对稳定。孩子的家长在旁边焦急地期盼,5岁的男孩终于被从废墟中救起,当即送医。

国家的先进力量也第一时间注入这场救援。

武警部队首次将四旋翼无人机等高科技装备运用于抗震一线,其新闻发言人刘军大校说,这次派出的先遣救援队携带了四旋翼无人机、泥石流监测预警系统、生命探测仪等专业设备。

未来几天,多阴雨天气将笼罩着鲁甸、巧家、会泽震区;鲁甸震区将有雷电出现。

今日凌晨1点,龙头山镇抗震指挥部余震不断,能听到河水湍急的哗哗声。

原本救援车辆可以进山的道路已被地震摧毁,一支部队选择了另一边断桥的道路正在挖掘作业,希望再开出一条路。(新京报)

分享到:

热门关注

点击咨询客服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