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徽章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原创]“光荣负伤”-[司法徽]

[原创]“光荣负伤”-[司法徽]

来源:金乡徽章网 时间:2013-3-15 10:46:40 浏览量:

给大家做个检讨先,厚着脸皮做了回“标题党”。严格来说,这次事件只能叫做工伤,更谈不上“光荣” 进入正题。 初八早班,刚进入工作面指挥罪犯打炮眼。运输组组长罪犯赵某(这名罪犯一……

关键字:司法徽制作 司法徽定做 

司法徽制作,司法徽定做

给大家做个检讨先,厚着脸皮做了回“标题党”。严格来说,这次事件只能叫做工伤,更谈不上“光荣”

进入正题。

初八早班,刚进入工作面指挥罪犯打炮眼。运输组组长罪犯赵某(这名罪犯一会要做重点介绍)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对我说“警官,×分监区运废料没车了,又用咱们的机电斗装废料准备上井了。”这哪行啊!我们监狱的制度规定,各分监区只能使用各自的运输工具来装物料,如果混用,各罚分监区2000元。他们分监区罪犯不管不顾的瞎干,分监区被罚了款回头肯定会加重处罚他们,可我不能让我们也跟着挨罚啊。于是跟着赵犯就往外跑。

赶到现场之后,只见三个一吨斗子装满了液压支柱,旁边却没有罪犯看管。看来得咱们给人家擦屁股了。“卸!”一声令下,指挥罪犯往下卸。重达100公斤的支柱一根根砸向地面,一时间叮叮咣咣,响彻整个巷道。这时,巷道尽头矿灯闪烁,跑出几名罪犯,打头的罪犯问我们正在组织卸车的赵犯“你们干吗呢?我们的东西你们乱动什么?”说着带领好几名罪犯挡在车下,不让我们卸车。

“来的正好”我问“你们不知道不能用别的分监区的车装东西吗?”

“我们队长让我们今天必须把支柱上了井,否则耽误了维修”一名罪犯给我打马虎眼。

“我问你知不知道不能用别人的车装东西?!!安全例会没和你们强调!”我加重了语气“那司法徽价格这样,我们现在不卸了,你带我找你们带班的警官,我和他说清楚”

这几名罪犯一动不动,显然他们知道有这方面的规定。

“不去的话你们给我叫来也行”我说“我和你们说不清楚”

看蒙混不过去了,一名罪犯朝他们的工作面走去,走着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就在这时,车上的罪犯赵某吼了一声“×你妈的,给我卸,砸死他们!”

说到这里介绍下赵犯,赵×,32岁,破坏国家电力设施罪,有期徒刑20年。这名罪犯刚下分监区时改造并不是很顺利,由于徒刑长,感觉不到希望。加之本人脾气非常暴躁,经常因为骂人打人被强化教育或关紧闭。07年我接管了这名罪犯之后,经过谈话、研究罪犯档案后发现他改造不顺利的主要原因。他是南方人,在我们这样一座处于北方监狱里服刑,吃不惯、还没有老乡,甚至连同省的都没有。他总觉得自己很孤独,被别人排挤,别人老是合起伙来欺负他,没有办法,他只有做出一副强硬的姿态来掩饰内心的脆弱和苦闷。经常运用不计后果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免得被别人欺负。但是他在井下劳动很积极,相当能吃苦。

对于这样一名罪犯,如何才能使他看到希望,走上顺利的改造之路呢?我首先找监区领导谈话,要求监区将别的分监区和赵犯相邻省份并且讲相近方言的两名改造比较好的罪犯调来和他住在一个监舍,陪他聊聊天,说说话,逐渐的减轻赵犯的孤独感。然后在分监区例会上多次强调和表扬该犯在井下的表现,号召他犯向其学习,让赵犯感觉到对其的重视,加强他的认同感。并在几次开饭时候,让不喜欢吃米饭的罪犯和赵犯互换,让他能吃好吃饱。这样的方法起到了效果,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该犯没有任何违规违纪情况出现。月底,经我提议,分监区合议给了赵犯一个嘉奖。这是该犯入狱3年来第一次受到奖励,得奖后赵犯主动的找我谈话,说了他的想法和改造计划,并向我表示感谢。我对该犯说,嘉奖是你自己积极改造赢得的,和我没有关系,如果你要真的感谢,那就在以后改造中能持之以恒,改改你的爆脾气,遇事多想想,千万别意气用事。就这样,该犯至今不仅积累了1年的减刑,还当上了井下的运输组长。

此时,只见赵犯搬起一根液压柱就往人堆里扔,车下面的罪犯拼命用肩膀扛着,有的罪犯就要上前拉扯推打赵犯,同组的罪犯看他要吃亏,拿起车里的撬棍、勾木什么的就要开打。

“都住手!想闹事啊”我上前一把扯住赵犯让他住手。赵一松手,一根支柱顺着车边就砸下来。

“一边去,还要打架啊!”刚说完,我的左脚脚面一阵麻木。原来赵犯手中的那根支柱正好砸在脚上。剧痛袭来,当时就坐下了。其他罪犯吓坏了,赵犯跳下车来连声问我怎么了?

我脱掉胶鞋和袜子一看,左脚大拇指和食指的趾甲已经脱落,血肉模糊。(事情过去好几天了,写到这,现在我的心都一颤一颤的)赵犯看到,赶紧让我把袜子套上,把我背起来,一手拎着鞋就往外跑,说赶紧上井去监狱医务所。

“你发什么神经,说的好好的叫来干部我们协商,你扔什么扔?那么重的柱子砸着谁怎么办?”

"他骂你了”

“骂我?谁?骂什么了?”

“就他们那个组长,他说你一个小队长管的屁事挺多,他说的声音小,我听见了。我气不过,要在车下,我早打死他了”

“我怎么没听见?把我放下”

赵犯不停,背着我继续狂奔。

“把我放下”说着我右脚已经着地了。他这司法徽定做才把我放下。

“你不用背我,4000米的大巷你背我上去几点了?还有十几分钟领导就要下井例查,到时候我坐车上井。还有,你也跟我上,在井下我怕你给我惹事,回头你真敢打死人家”

等车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那名罪犯真的骂了我,调查属实的话,自然处分少不了。可是赵犯不能因为有人骂我就要搬柱子砸人啊,如果真把哪名罪犯砸出个好司法徽生产厂家歹,他就算完了。幸亏现在砸的是我,并且也是过失,所以这事情不能闹大,好不容易他改造走上正轨了,再给个比较重的处分直接把他打入原始社会,真不知道这二愣子以后要干出什么好事来。再说这事情关系到两个分监区,我们监狱警察在井下工伤还真没有过,如果真的如实报上去,接下来的处罚一大堆,罚款肯定少不了。都是兄弟单位,为了我这事账目上拉红字怎么办?

坐车上井以后一瘸一拐地先去分监区,和领导将事情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我把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先摆明“这个事咱们和他们仔细商量一下可以不,我不想让它闹大,不然对咱们分监区对罪犯改造都不好。”领导听完赶紧先让我去医院看脚,照过片子以后,诊断为拇指开放性骨折(乖乖,都骨折了,够得上轻伤了)由于是拇指末梢,所以不用金属固定,清创后进行了石膏固定。

最后这件事情由两个分监区内部消化,各自对罪犯进行了处罚。赵犯和那名骂我的罪犯被取消了今年的评比评审资格。

今天上午,监区、分监区领导提着慰问品来家里看我。对我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好好养着。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上班,不用履行请假手续,休息和上班一个样,工资奖金按满勤算。”我问指导员赵犯怎么样,有没有耍横什么的。指导员告诉我,他说让你放心,给他加刑都认了,只要你的脚能康复。我想,如果一次骨折真能换回一名罪犯彻底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话,也行。可我没那么多脚指头去骨折去啊。

接近凌晨,脚疼的受不了。打开电脑将这件事情拿来和大家分享。我不知道我的处理方式是不是正确的。不过想起《食神》里的一句话,“只要用心,人人都是食神”。作为监狱民警,我相信,只要用心,不用“骨折”也能唤醒罪犯、浪子回头的。


分享到:

热门关注

点击咨询客服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