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徽章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山西兴县一村民死因成谜,公警徽安局劝死者家属私了

山西兴县一村民死因成谜,公警徽安局劝死者家属私了

来源:金乡徽章网 时间:2013-8-14 11:9:14 浏览量:

7月26日,山西省兴县圪垯上乡程马地沟村48岁的村民孙旭平被人发现死亡在家中。但时至今日已过1……

关键字:警徽 警徽制作 

警徽,警徽制作

7月26日,山西省兴县圪垯上乡程马地沟村48岁的村民孙旭平被人发现死亡在家中。但时至今日已过10多天了,公安机关一直没有调查出最终结果。究竟是他杀还是自杀,仍旧是一个谜。

村民孙旭平死亡成谜

警徽价格者叫孙旭平,男,48岁,单身,患有先天智障。

7月16日(农历的6月9日)晚上12点钟,孙旭平到本村外出打工不在家的樊虎油家偷窃,被樊虎油的哥哥樊改平当场抓住。随后,樊改平通知了死者的弟弟孙寨平。孙寨平及时到达现场后欲打孙旭平,却被樊改平劝住了。

樊改平说: 别打啦,东西啥也没丢了。他这种人,打他也于事无补,让他回家去吧!

孙旭平走后,孙寨平和樊改平拉了会家常话后各自回家警徽制作了。

当晚,樊改平将此事通知了远在大柳塔打工的樊虎油。大约七八天后,樊虎油回到了程马地沟村。

7月26日(农历六月十九日)上午11点钟,樊虎油与其表弟魏高平二人相跟来到孙旭平家中。当时,魏高平去的时候就带了一把虎头钳子。到家后,樊虎油从魏高平手中接过虎头钳子,在孙旭平左上臂,即肩胛部的前后两处各夹了一钳子,并致使出血。然后又在脚后跟的后筋部夹了一钳子,同样烂了并出血。

樊虎油还对死者说: 是谁支使你干的,说出来就没你的事了,如果不说,我不会饶你的。 (据证人刘连成与白环则二人证词)

当天晚上8点53分,孙寨平的妻子白班勤给孙旭平打手机,一直没人接听。7月27日,白班勤准备叫孙旭平帮自家修路。推开孙旭平的家门后,吓了一大跳。看见孙旭平静静地爬在炕上一动不动。白班勤的惊叫之声引来了周围许多人。孙旭平之弟孙冬平到了跟前一看发现,人已经死亡。

死亡现场留有:农药瓶一个,伊利饮料空杯一个,喝水杯一个。死者双手交叉于胸前,面朝下爬在炕上,鼻子被压成扁型。上衣半袖留有血迹,卷起袖子发现有两处血伤。

看到孙旭平死亡后,孙寨平怀疑这是一起非正常死亡,极有可能是他杀,于是向兴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了案。

据死者家属反映,公安人员带着法医来到现场,勘验了现警徽定做场,做了皮面检验。家属要求当场验尸,但刑警大队的张队长说: 法医所带的工具不全,也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当场不能检尸,回去后与局长汇报后,第二天下来做尸检。现场带走了三件物证,农药瓶、伊利饮料杯,剩有农药的喝水杯。同时,樊虎油和魏高平也被带走了。

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刑警队仍无音讯,死者家属十分焦急。于是,7月29日(农历6月22日)死者家属来到兴县公安局刑警队找张卫平队长打听情况。张队长说: 尸表结果第二天就出来。 无奈之下,死者家属只好等待。可第二天张队长却说,上面安排他去魏家滩了,他又安排了马队长。

当死者家属问到关于 农药瓶、伊利饮料瓶、喝水杯 的鉴定结果时,蔡家会派出所所长任茂生说: 8月3日,已送到省里做去了,现在只能等结果。

据离孙旭平死亡10多天了,兴县公安局依旧没能给死者家属一个调查结果。那么,孙旭平之死究竟是他杀还是自杀?仍旧是一个谜。 

 派出所所长称没必要做尸检

7月29日,死者家属来到兴县公安局准备去见刑警队张队长时,路过公安局一楼透过铁栏看见两嫌疑人正在被关押的房间里打扫卫生。

死者家属在公安局没能见到张队长,随后打电话获知他在兴县魏家塔。

据死者家属说,在带走樊虎油和魏高平的第二天,其家属就通过 关系 在公安局见到了被关押的嫌疑人。

在电话中,死者家属向张队长提出疑问: 刑警队将嫌疑人抓回公安局两天后,就让会见家属是什么意思?

张队长说: 如果不是杀人犯,家属也能给送点吃的了。

死者家属: 给嫌疑人送吃的,也应该是你们的人送去?

张队长说: 我们也有规定,这不用你管,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

在兴县公安局,死者家属没能见到办理此案的任何负责人。无奈之下,只好回家等。可这一等又音信全无。

8月3日,死者家属再次来到兴县公安局见到了分管程马地沟村的蔡家会派出所所长任茂生,向他了解案件进展情况。

死者家属问: 我们不能理解为什么嫌疑人能在公安局关押10多天而不送到看守所呢?

任茂生说: 定不了性,这两个人在罪与非罪之间。现在是监视居住,在规定的范围内允许活动。

死者家属: 当初为何不做尸检呢?

任茂生说: 尸检不像解剖羊那样简单,因为现场就能说明不可能是他杀,对于你们老说也没必要。我是施工的也是监工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心里也不好受。

 刑警队长劝死者家属私了

近日,记者接到死者家属的举报后,8月8日来到兴县公安局就关于孙旭平死亡一案进行采访。

在兴县公安局记者见到了刑警队张卫平队长,他让记者去政务科办理登记。随后,记者来到政务科见到了高永勤主任。向说明采访情况后,他说: 因为龚爱爱(陕西房姐)的事情之后,公安部有个规定,记者要是采访(兴县公安局)的话,必须有山西省公安厅宣传处出具相应的手续,才能接待。

据死者家属反映,8月9日刑警队张队长对他们说, 8月8日晚上,两嫌疑人被送到了当地的拘留所。罪名是因殴打死者孙旭平,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行政拘留15天。因为从农药瓶、伊利饮料杯,喝农药的水杯上没有检验到两嫌疑人的指纹,所以没有证据证明孙旭平是被樊虎油和魏高平所杀。因此,孙旭平属于自杀。虽然他俩构不成刑事,但必须承担民事责任。让他们的家属出一点钱,对孙旭平死亡进行民事赔偿。咱们的目的是,互相理解,把事情处理了。回去以后,不敢把事态扩大化。

蔡家会派出所所长任茂生说: 现在魏高平和樊虎油是行政拘留15天,随后村干部、乡干部还有我下一步做樊虎油、魏高平家属的工作,这就是善后处理吧!商量的处理了,商量不成还得走法院了。

案件不清死者难以入土

据死者家属反映,案发到现在,公安机关对案件没有给出最后的调查结果,导致死者在烈日炎炎的夏季难以入土。因为,农村条件不具备,到目前为止死者身上已经撒发出难闻的味道。虽然如此,但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依旧是在痛苦和煎熬中无奈地等待着真相大白的那天。

死者家属对记者说,按兴县刑警队队长张卫平所说,死者是自己喝的农药,但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怀疑就是,死者是不是被樊虎油和魏高平逼迫的喝进去呢?这一点,他们一直没有跟我们解释过。

让记者不解的是,为什么7月26日发生的案件,两嫌疑人能在兴县公安局关押10多天而不是送拘留所?为什么案发当天公安机关不对死者进行尸检,到目前为止也没做呢?为何记者在8月8日下午从兴县公安局离开后,当天晚上才把两嫌疑人送到拘留所呢?

分享到:

热门关注

点击咨询客服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