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徽章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人祖警徽制作孙三代的从警 60载公安情见证变迁

人祖警徽制作孙三代的从警 60载公安情见证变迁

来源:金乡徽章网 时间:2013-6-1 10:48:48 浏览量:

上世纪80年代的贾以时上世纪70年代贾以时与儿子儿媳上世纪50年代贾以时一家工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是主要部分,60年,工作的变迁,也展示着我们生活的变迁。……

关键字:警徽 警徽定做 

警徽,警徽定做

60载公安情见证变迁(组图)

上世纪80年代的贾以时

60载公安情见证变迁(组图)
上世纪70年代贾以时与儿子儿媳

60载公安情见证变迁(组图)
上世纪50年代贾以时一家



工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是主要部分,60年,工作的变迁,也展示着我们生活的变迁。

这里我们要说的是一个延续了60年的公安情结,年逾古稀的贾以时老人祖孙三代的从警史是天津公安事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发展历程的缩影,也是他们三代人的生活变迁史。品读着这个公安世家的故事,见证天津公安60年的辉煌……

从新中国解放的战火硝烟中走来的贾以时是新中国第一代公安民警。今年已经85岁高龄的贾老谈起当年的一幕幕往事,依然满怀兴奋。贾老说:“刚参加公安工作的时候只有25岁,作为新中国的第一代民警,一心一意地想作出一番事业。但那时的工作条件、生活条件都很艰苦,公安部队的同志们连正式的警服都没有,穿的都是进城的军装,只是换上‘公安’字样的臂章。其他的更是无从谈起,和现在比起来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但这无碍我们对于公安工作的执著与热情。那时公安工作的重点与现在相比大有不同,主要是反敌、反特,而且既防内又防外,留用在公安局内的国民党时期的警察要防范,国民党撤退时潜伏的特务更要抓捕。那时候,每天工作起来,真是既紧张又兴奋,特别是每当揪出一名潜伏特务,打掉身边的一个敌人时,那高兴劲儿就甭提了!”

1953年,29岁的贾以时在天津市公安局城乡分局担任协理员(市公安局政治部的派遣人员),主要负责政保工作。任务是专门调查留用在公安局内的国民党时期的警察。这一时期,被贾以时“挖”出的潜伏特务很多。但令贾老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发生在1954年的一件事情。在工作中,贾以时发现分局政保科一个行政20级的科员周明生(化名),解放后参加工作,从他档案上了解其家庭出身十分贫寒,既无父母,也无任何财产。看起来很穷,那时候讲究个人成分,解放以后招公安兵,就被顺利地录用了。但是这个人颇有才华,吹拉弹唱、跳舞样样都会,贾以时这么一观察,觉得一切几乎都与这位“同志”的出身很不符合,遂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而且周明生在政保科里擦枪,曾经莫名其妙地两次走火,枪口都是冲着当时的科长刘英(现为市公安局法制办离休干部)和朱国勇两位同志,这就更加引起了贾以时的注意。作为协理员,贾以时及时将这个重要情况反映上去,建议对这个人要查一查!政保科的干部按照周明生提供的东北老家地址,专程去了东北,结果查无此人。回来后,外调的同志当即向分局领导反映了这个可疑情况,贾以时又奉命带队进行第二次调查,但还是没有周的相关信息。研究之后,领导决定直接审讯周明生。那一天,局长、协理员、科长都到了审讯现场,一看这阵势,周明生立即感到大势已去,无法再继续潜伏,于是说:“我跟你们坦白吧,警徽生产厂家我确实是特务,以前是国民党94军的电报员……”

随着公安工作重点的调整,1955年,贾以时又担任了城乡分局侯家后派出所所长,贾老说:“那可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派出所警力有限,但同志们都干劲十足。那时候的社会治安还比较不错。户籍民警搞基础建设,从中发现问题,发动群众,解决问题。所以群众警惕性都很高,震慑了违法犯罪,那时可以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在贾以时担任派出所所长期间,他的辖区只发生过一起盗窃案件,没有其他刑事案件发生。

时光虽在流逝,但贾以时一家对神圣的公安事业的情结却不断在加深。看着父亲穿草绿色警服的老照片,听着父亲讲一个又一个“抓特务”的故事,儿子贾庆慢慢有了自己的想法:要做一名人民警察,向英雄的父亲看齐,而且他给自己定下了目标:父亲25岁从警,自己一定要在25岁以前穿上警服,当上一名威武的人民警察。贾庆说,那时年纪小,想法很单纯,就是想当上警察,多抓“特务”,多破获案件,超过父亲。作为这个公安世家的第二代民警,现任天津市公安河西分局党委书记、分局长、二级警监的贾庆称自己不过是承上启下的一代人。1977年,24岁的贾庆放弃了马上就被任命为一个工厂副厂长的机会,如愿地穿上了梦寐以求的那身上白下蓝的警服。从警之初,我国正处于一个社会的重大转型期。在改革开放的前夕,中国正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公安工作也随着改革的浪潮快步前行。广大群众对公安工作寄予更大期望的时代正在走来。

贾庆从警的“第一站”是天津市公安和平分局的兴安路派出所。在派出所工作期间,他既做过户籍民警,也干过治安民警(以前的刑警)。贾庆不无感慨地说:“当初那段岁月,现在回想起来仍是意味深长,老民警手把手地带着新同志,不分昼夜,一同工作,感情上亲如兄弟,让年轻民警有了很大的成长空间,我的‘快速成长期’就在那个阶段。”

1979年,贾庆被所长安排到永安里居委会担任社区民警。那个时候叫“片儿警”。但居委会主任见了瘦弱的贾庆直摇头。原因很简单,在主任眼里,这位只有26岁的小同志毕竟还太年轻,怕他在群众当中压不住场。于是,居委会主任找到所长,要求换一位经验丰富的老民警。当时所长说:“主任,您别看他年轻啊,您先试试再说。”主任只得不情愿地回到居委会。没过两天,老主任通过贾庆在居民见面会上的一番精彩演讲,对这个年轻的“片儿警”有了新的认识。一次,住在上下楼的两户居民发生了矛盾,打得不可开交。居委会主任和贾庆到两户居民家中调解,当初从老民警那里学到的调解技巧,真的派上了用场,通过贾庆的调解,不但让两户居民握手言和,还令居委会主任直挑大拇指:“小贾,你小子还真行!”

在派出所,贾庆一干就是11年,得到了领导和群众的认可。1988年,贾庆迎来了人生当中的一个新的挑战,被任命为公安和平分局防暴队队长。1989年,贾庆在全市公安机关率先实行了“230037报警系统”,他代表防暴队100多名民警向全区百姓承诺,凡是发生在和平区的各类案件,只要老百姓拨打这个报警电话,防暴民警一定会在5分钟之内赶到现场处置。这种有警必接、有险必救、有难必帮、有求必应的巡警工作模式,在公安部门及老百姓当中引起了非常好的反响。“和平分局防暴队接处警模式”成了天津公安的一个品牌,先后向兄弟分局,乃至全市各公安基层单位传授过经验。

贾庆说:“当时百姓特别期待民警能多下社区,多为百姓解决问题。延伸一下,广大群众更希望自己在遇到困难时有民警相助。‘片儿警’这个词,‘有困难找民警’这句话都是在那一时期孕育而生,被百姓熟知的。尤其是近十几年,公安工作展开了新的篇章。”

警徽定做入21世纪,中国社会经济大踏步前进,公安工作也迎来了新的成长期。贾以时老人一家的公安情结越发浓烈、越发淳厚。现在天津市公安局某机关工作的贾涛说,自己生长在公安世家,听着爷爷的故事,看着父亲忙碌的身影,他自己从未想过给自己的职业另做规划。当一名人民警察是自己唯一的选择。22岁那年,贾涛也如愿地成为了光荣的人民警察。贾涛说,刚刚从警的时候,他在公安南开分局八里台派出所工作,派出所占地2000多平方米,电脑、新型警用装备、多功能警车一应俱全。爷爷曾经满怀深情地对他说:“不仅你们小民警赶上好时候了,我们的公安事业也迎来了真正的黄金发展期。要努力,要刻苦,多为我们这个公安世家、为公安事业增光添彩!”贾涛说:“很快迎来新中国成立60年的喜庆时刻,公安工作发展了60年,爷爷、父亲、母亲,还有我,我们祖孙三代一直奋战在公安战线的最前沿。60年来,一个信念支撑着我们一家人一路走来,这个信念就是:为百姓的幸福生活而流血流汗。作为新一代的年轻民警,要为人民群众能安居乐业而倾尽所有,为公安事业能再创辉煌奉献自己的一生!”

分享到:

热门关注

点击咨询客服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