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徽章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李坚:与毒警徽制作枭打交道的作家

李坚:与毒警徽制作枭打交道的作家

来源:金乡徽章网 时间:2013-5-24 10:53:3 浏览量:

从警多年,他的感情早已在打击犯罪的风霜雪雨中变得很冷很冷,他的心早已在抓捕罪犯的生死搏斗中磨砺得很硬很硬。可是,缉毒警内心深处的侠骨柔肠,使他笔下那些扣人心弦、直击心灵的文字让……

关键字:警徽 警徽制作 

警徽,警徽制作

从警多年,他的感情早已在打击犯罪的风霜雪雨中变得很冷很冷,他的心早已在抓捕罪犯的生死搏斗中磨砺得很硬很硬。可是,缉毒警内心深处的侠骨柔肠,使他笔下那些扣人心弦、直击心灵的文字让人热泪长流

  李坚说话时,眼睛喜欢看着地,似乎在思索,也似乎在回忆。他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语气也始终平静。可是他说出来的故事却让人听得胆颤心惊,荡气回肠。

  李坚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较早在国内多家刊物上向社会披露一批鲜为人知的特大走私贩毒案件的作家。这些作品后来收录进了他所著的《毒道猎枭》(作家出版社出版)之警徽生产厂家中。

  与其他作家不同的是,李坚是一个一手提枪,一手拿笔的作家。

  李坚是一名警察,一名在云南边境缉毒10多年的一级警督。他曾在云南临沧市双江县公安局担任过8年的局长,指挥、参与侦破过多起毒品案件。他常说:“我是先用行动写案子,再用笔来写行动。”

  云南是全国缉毒斗争的最前沿,历年来缴获的毒品数都高居全国首位。直接与“金三角”接壤的临沧市,多年来缉毒形势一直十分严峻,无数缉毒干警浴血奋战,与境内外贩毒集团、毒品走私分子进行殊死较量,屡建功勋。李坚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李坚的左手只有3个指头,但那不是缉毒带给他的。李坚曾在基建工程兵部队服役,参加唐山大地震的救援工作,在余震中,李坚被倒下的建筑物砸断了左手小拇指和无名指。但他轻伤不下火线。从地震抢险中走过来的李坚,有了比别人更坚强的意志。后来当警察,开棺验尸,他都和法医一起搬弄尸体,寻找蛛丝马迹。

  李坚爱好文学,爱好写作,所以一直遗憾小时没能好好读书,这促使他后来养成了手不离书的习惯。为了省钱买警徽制作书,他创下了3天不吃饭的纪录;为了省4分钱的公共汽车票,他宁愿走路。他从部队回临沧后,最早在县公安局当驾驶员。后来,他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电视大学的专科和本科。

  在《毒道猎枭》中,李坚笔下的故事扣人心弦、细节精彩。“这些都不是我编的,这些细节就在我的工作中,我和我的战友们与毒枭周旋、设法取胜的过程是我们不惜用生命去体验的。”李坚说:“当案件侦破后,我的稿子也完成了一半,不必硬挤瞎编,只管照实写来。在这点上,我有职业上的优势。”

  在双江县担任公安局长期间,李坚给自己定过一个规矩:凡特大和重大案件都必须亲自参加。他说:“要把细节写得有声有色,把人物写得有血有肉,我就得去体验文中将要出现的人物的‘生活’。我这个当局长的不能光是运筹帷幄,我得走出帷幄去决胜千里。”

  多年来,他与同事们一道冲锋陷阵、抓捕凶犯。在与毒犯打交道的过程中,很多时候他都亲自扮演老板。“因为我身材高大,皮肤也较白,很像买货的老板。”李坚说:“而且我胆子大,就是枪口对着我,也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其实他是担心别人去会出事,而自己去有把握。

  多年来,对每一个被判死刑的毒贩,李坚都要在他临刑前到监狱里与他长谈。“他们是我亲手抓的,我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李坚说:“从警多年,我的感情早已在打击犯罪的风霜雪雨中变得很冷很冷,我的心早已在抓捕罪犯的生死搏斗中磨砺得很硬很硬。可是在这些将死的人面前,他们说出的话常让我的心泛起涟漪。”

  “毒品迷失了多少人的本性,残害了多少原本纯洁善良的人。不能怨国法无情,为了让更多的人免受毒品残害,我们只能用他们的头来祭奠我们神圣的法律。”他说。

  和所有战斗在缉毒第一线的人一样,李坚也常遭人恐吓。“在毒枭那里,我们这些缉毒的人都有价,30万元至100万元不等。”李坚笑说自己从没被此吓倒过。

  但李坚也不是从没有为妻儿担心过。为了儿子的安全,他们曾把儿子送到亲友家生活了多年。

  李坚说他是侦察员写侦察事,警察笔抒警察情,写作是他平衡心理的最好方法。他不仅写自己亲历的案件,也在业余时间走访其他人,采访案件知情者和案件当事人。

  最近,李坚退休了,尽管他还未满五十。他可以实现年轻时的梦想,当一名职业作家。他虽然离开了缉毒战线,但他的笔没有停。他说:“我钟情于公安事业,深爱着我那帮警察弟兄,他们用鲜血去换取鲜花的豪举,用生命来拥抱生活的精神,时时感召着我,让我不能不用手中的笔,为他们的大智大勇和无私奉献写作。”

分享到:

热门关注

点击咨询客服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