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徽章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中国当代刑侦小说作家警徽生产厂家贾国勇

中国当代刑侦小说作家警徽生产厂家贾国勇

来源:金乡徽章网 时间:2013-5-21 9:36:57 浏览量:

中新河南网郑州11月9日电 侦探小说是通俗文学中最受欢迎的体裁之一,是以案件发生和推理侦破过程为主要描写对象的小说类型,又称侦探推理小说,与哥特式小说、犯罪小说以及由它们衍生出……

关键字:警徽 警徽价格 

警徽,警徽价格

中新河南网郑州11月9日电 侦探小说是通俗文学中最受欢迎的体裁之一,是以案件发生和推理侦破过程为主要描写对象的小说类型,又称侦探推理小说,与哥特式小说、犯罪小说以及由它们衍生出来的间谍小说、警察小说、悬疑小说同属惊险神秘小说的范畴。而贾国勇创作的“21世纪顶级神探”系列小说,突破了中国公安机关办案体制对侦探小说的限制,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中国公安机关顶尖的专家级人物,以文学和传记体相结合的方式探索出一条中国侦探小说的新路子,作品出版后,被上百家报纸连载,开创了纪实文学同时连载的先河。

当我和贾国勇谈到他创作的作品时,贾国勇把他的作品定性为“刑侦小说”。因为,和侦探小说比起来,他的小说更具有对案件的理性分析,通过阅读他写的小说,你会对中国的刑事侦查技术有更多的了解。

贾国勇说,让读者在阅读中享受快乐,了解案件真相,解读最先进刑侦技术,是我的追求。

命案现场,测出罪犯的心跳

——访中国当代刑侦小说作家贾国勇

小时候,立志成武侠

接到中国当代刑侦作家贾国勇发来的个人简介时,一种别样的心情在心头油然而生。过去的岁月里,我们两个曾经多次合作采访、写作,每一次都是幸福之旅,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后来,他到北京发展,我也用亲切的目光关注着他,看到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专攻刑侦文学的作家,著作等身。可没想到他还有一个历经风雨和苦难的青少年时代。

在他的简介中,曾经有这样一段“1966年生于河南省淮阳县城关镇,1978年白楼乡金庄小学四年级,1982年安岭乡供销社营业员”。这样算来,他从小学四年级开始读书的,共读了四年书,到初中二年级的1982年,他就参加了工作。满打满算,仅仅的四年书,能造就一个创作出畅销作品的作家吗?答案是肯定的。在我和他交流这个计算模式的时候,贾国勇回答我说,因为家贫,他确实只读了四年的书。由于没有从小学一年级读起,至今依然还不能正确使用汉语拼音。很多汉字会写、会用,自己却读不准正确的发音。

回想那些往事时,贾国勇说,少年时期的他,曾满怀游侠抱负到处拜师习武,到了几乎发疯的地步。这种疯狂的念头占据着他的脑海很多年,决心如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作品中堂吉诃德那样,出门练武,行侠天下。1984年春天,血气方刚的贾国勇因为打抱不平,和公司领导的儿子发生冲突,从一个业务员的身份(当时可是个很吃香的工种)被贬到淮阳县土产公司仓库看了2年大门。这度时光让贾国勇有机会静下心阅读大量的中外文学作品,时在南开大学读书的好友、知名作家段华,知道贾国勇正跃跃欲试地要“弃武从文”时,立即给他寄来了一本“汉语言文学”的大学教课书。也就是这样,贾国勇跌跌撞撞地闯进了文学的殿堂,在艰难摸索中走上文学创作之路。

说到早期的文学创作之路,贾国勇总要向我提起他的启蒙老师施道莲。这是一个乡土观念很浓的作家,又是一个俱有慈父心态的老人,在贾国勇的文学之路上,施道莲倾注了很多的心血。他从“散文形散神不散”、“文章似山不喜平”等这些浅显的文学创作知识讲起,激励并推动着贾国勇向文学高峰迈进。

人们常说世间事很难谈偶然必然。贾国勇却似乎与生俱来和文学有不解之缘,他下笔生花,才情并茂,其在文学创作方面的才能很快得到了体现。1985年,他便开始了散文小说创作,给报刊杂志投稿。很快,一份《河南合作经济报》寄到贾国勇的家中,报纸上面还有他写的散文《无籽的苞谷》,他把报纸看了一遍又一遍,心情犹如报纸散发出来的油墨香味儿,好迷恋,好惬意。不多久,一个更让他惊喜的消息传来,贾国勇的这篇处女作《无籽的苞谷》,在参加江苏省作家协会《雨花》杂志社和江苏徐州海鸥洗涤剂厂合作举办的“海鸥杯”全国散文征文大赛中荣获了二等奖。

一发不可收拾,贾国勇的更多文章见诸报端。他随后被《河南合作经济报》聘用做报社副刊编辑;后来到河南省政府某内参任采编处处长。尔后,他被吸纳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商业文艺基金会文学学会会员。由于他连年参加全国商业文学创作表彰大会,成了当时全国商业系统的文秀才,大名人。

进京城,挑战新自我

机遇总是在毫无察觉中悄然而至,但往往只垂青于有准备的人。

从1991年2003年,贾国勇一直在河南新闻圈内打拼。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内,我和贾国勇结下朋友之缘。工作之余,他依然醉心于散文、小说创作,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在文学创作上还没有多大的建树。2004年,贾国勇的好朋友,中国检察出版社编辑李广森承担了编辑出版“中国21世纪顶级神探”系列丛书项目,贾国勇从郑州受邀到了北京,负责创作丛书中的部分书籍。他的创作才华和潜力从此得以彰显、强化,贾国勇脱颖而出的舞台和机会来了。

写散文做新闻报道他很拿手,写书他还是第一次,更别说让他写如此大部头书籍,这对他来说是一个使命和挑战,毕竟出版社将中国近代优秀的刑侦大师做典型并客观再现,是沉甸甸的社会责任,它要告诉人们一个个全新的刑侦技术,坚定人们同犯罪分子斗争的勇气,让人们了解中国最先进、最顶尖的刑侦专家,为打造和谐社会营造一个良好的舆论氛围。

出版社要求,应该把故事性和资料性作为本书互为表里的两个方面。2005年,在创作《致命谈判》一书时,国内劫持人质事件有增多的趋势。贾国勇看到这些事件发生背后的复杂的经济、社会背景,所以在向读者讲述个案的同时,往往能荡开笔墨,跳出叙述,穿插一些相关背景资料,这样就使事件的介绍更具社会深度。譬如,在讲述心理医师利用催眠术对受害人进行自杀心理诱导的犯罪时,考虑到大多数中国读者对颇具神秘色彩的催眠术缺乏了解,贾国勇不惜笔墨介绍了催眠术的学理解释,以及催眠术在国外的研究和临床探索过程。另一方面,贾国勇不仅是向读者讲一些真实的故事,更主要的是把反劫持谈判这个新生事物介绍给更多的人。从这个角度看,贾国勇笔下展开的一个个破案实例就是读者了解反劫持谈判、反劫持谈判理论的资料,对于有兴趣研究反劫持谈判理论的人士来说,谈判展开的实际过程更是宝贵的资料。

为了写好这本书,贾国勇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购买了很多传记书籍,走访了北京、吉林和河南等地的谈判专家,并和他们进行了座谈。

贾国勇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把《致命谈判》一书完成了初稿,以真实再现谈判过程为重心,他采用的是传记文学手法,增强可读性和趣味性。投放到市场后很快就受到了读者的青睐,反映十分火爆,很快就得到了热捧,决定再版同时,竟有《北京青年报》、《北京晚报》、《今晚报》、《辽沈晚报》等20多家报纸进行连载。

中国检察出版社随即分出《谜底就在现场》、《命案现场》等书稿与贾国勇签约,贾国勇成了该出版社的签约作家。截至记者发稿,他共撰写、出版了“中国21世纪顶级神探”中的六本,成为中国同类作家中数量最多、质量最高的作家。因此,2008年7月,被中国作家协会吸纳为会员。

感动着,家有一贤妻

如今的贾警徽生产厂家国勇,在文坛已经是名气大增,荣誉多多。在经济上也是收入颇丰,衣食无忧早已不在话下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贾国勇充满深情地说:“我之所以能取得现在的成绩,是与家庭的支持分不开的。我妻子是个温柔贤惠、知道体贴人的人……”

在贾国勇的博客中,我看到了《母亲的身影》这样一篇文章。20年前,贾国勇身患精神病的母亲,由于家贫没有人照顾,只好常年栖身在家乡一所叫“太昊陵”的庙院里。也就是因为有一个精神病母亲,几次刻骨铭心的爱情都离贾国勇远去,都是有始无终。

而贾国勇与妻子第一次约会却成了传奇色彩的订婚之约。那天,贾国勇刻意隐藏了自己母亲是个“精神病”,当时抱定的心思是:只谈恋爱,不谈家庭。没想到,那天约会时,女友竟然提出要到“太昊陵”去逛一逛的要求。尽管怕她在太昊陵看到他那疯疯颠颠的母亲,但是,又更怕失去这个心之倾情的女人,只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陪着她去了太昊陵。

太昊陵是人祖伏羲氏的陵墓,每月农历的初一、十五都会有很多善男信女给人祖伏羲氏上香,求得人祖伏羲氏的保佑。或许是因为天冷要取暖的缘故吧,贾国勇的母亲就端坐在香炉的后面,任是烟熏火燎,动也不动。贾国勇怕女友看到母亲,就欲带着她绕着走,但是,女友却执拗地转身离去,让他呆在人群的外面,独自一个人走向了香炉,走向了他的母亲,在灰尘洒落的空间蹲了下来,从兜里掏出手绢把未来婆婆脸上的灰尘擦得干干净净,并拿出了在当时并不算少的20元钱给了未来的婆婆,然后说:“妈妈,我是贾国勇的妻子,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这让贾国勇十分感动,认定这位女孩就是他理想的爱人。

在北京机场,我买到了一本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的贾国勇从佛学角度谈人生的专著《立地成佛》。在这本书中,我读到了更多贾国勇与他妻子恩恩爱爱的故事。在接受记者专访的时候,贾国勇说,成佛的境界,意味着你实现了快乐,实现报没有烦恼的人生。爱,是这个世界上永恒不变的主题,一个人来到世上,给予别人爱,让别人生活在爱的阳光下;享受别人的爱,印证爱的真谛,恰恰就是“立地成佛”的捷途。

所以,贾国勇在日常的生活中,特别注意和妻子之间的恩爱表达,“共修成佛”。2009年的夏天,贾国勇接下了20集电视连续剧《公诉人》剧本的创作任务,请了假回到淮阳老家写剧本,同时可以陪妻子去医院治疗胆结石,因为她胆囊除了十三个小结石外,还有一块很严重的结石,必须开刀做胆囊摘除手术。

去医院做手术前,善良的妻子生怕手术意外,非常镇静地把家里的存款折拿了出来,告诉贾国勇钱都在什么地方存着,还有谁家借了我们多少多少钱?家里外欠了多少多少的人情……等等一切,全都安排了个清清楚楚。

就在进手术室的时候,贾国勇俯下身来,在夫人的额头上深深吻了一下……手术很成功。然而,这个浪漫一吻,成了医院护士的笑谈,也让妻子百感交集,满眼幸福的眼泪。

贾国勇深爱着自己勤劳贤惠,敬老爱幼的妻子,他说自己的打拼是为了感恩,让妻儿早日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他只要回到家,总会为妻子洗脚修剪指甲,这在他家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贾国勇说,我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外边“漂”着,一双儿女全靠妻子照应,她太不容易了。每当谈起这些事,他都会满眼含泪激动不已:“我一定要拿出好成绩给我老婆看看。”

努力着,佛心平常心

中国最前沿警徽价格的公安侦破案例实录,写成纪实文学作品,题材上选择了当代生活中的热点与焦点问题,带有强烈的文化批判色彩,自然免不了多方质疑或批判。

很多读者对很多先进的侦破技术不太了解,况且有些技术还没有普及到地市一级公安部门,所以,贾国勇的刑侦文学创作也曾遭受非议。比如,他2004年出版的《测出的不仅是心跳》,写的专家是中国测谎第一人,国内测谎专家武伯欣。当贾国勇第一次写出中国的测谎破案排除无辜率达100%、准确率达到98%的事实时,一时间,很多新闻媒体对此产生了质疑,批评蜂拥而至,这个中原汉子为此苦恼过一阵子。但是后来,很多质疑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了中国测谎的现状后,非议戛然而止。更让贾国勇感到高兴的是,武伯欣一直声援并鼓励贾国勇,说他为中国的测谎事业“作出了贡献”。其实,测谎在中国正在“悄悄地”普及着,很多大案要案,包括中国的反贪领域早已用上了测谎技术,只是“养在深闺,鲜为人知”罢了。

面对此事,贾国勇不做辩解。他就是笑着说,我已皈依三宝,法名释演永,不知者不为过也。我的心愿就是当读者从口袋中掏出钱来购买他的作品后,能拥有些快乐,得到些点拔,接受新知识,了解新动向,不至于感到物非所值而骂娘。

以平常心面对生活,是贾国勇这些年来最大的改变。我们在一块儿工作的日子里,他喝醉过酒,撒过酒疯,掀过酒桌。在朋友们的印象中,他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平日里大大咧咧,有些时候意气用事,显得放荡不羁。这一些,从他到北京后的历练中,弊病尽失,给人看到的是稳重,是端庄。说话间,他娓娓道来,轻声细语。工作上,他谦虚好学,勤奋敬业。

面对取得的成绩,贾国勇总称“这全靠读者的厚爱和朋友的支持。”在做客中央电视台《面对面》栏目时他说:“我非常有幸生在这个人人尽可释放才能的社会,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科学的、文明的社会机制和合理的游戏规则,我就是再努力也不会有成绩的。”

在中国侦探小说创作中,公安机关办案体制往往是专案组办案制,大量笔墨突出单一的神探破案,给人的印象总是不真实的。刚开始创作的时候,贾国勇也遇到了同样的困惑。后来,他摸索出了一条专家破案路子的写法,在纪实的基础上,以白描手法,把专家理论、案件侦破的条理以及人物形象的刻画进行有机结合,在传记文学基础上进行艺术创新,形成一种新的文体,贾国勇骄傲地称之为“刑侦小说”。这个创新,贾国勇说,是得益于在北京一次文学座谈会,《国家干部》、《天网》等书的创作者张平在会上说:“现实题材小说,语言不必刻意去雕琢,雕琢反而造成阅读上的障碍。语言特别精彩了,会把读者从情节、故事、场景、事件中抽离出去,瓦解了阅读的快感。语言越平实越好,好读就可以了。但不是说语言一点个性、一点色彩都没有”。

由于对作品的热爱,贾国勇对每一本书的主人公都倾注了满腔的心血,他们不仅是国家的知名专家、案中人物,也随着故事的延续成为他心灵中的挚友。贾国勇和他们同呼吸、共悲欢,通过语言、动作、细节对他们进行刻画,使之形象丰满,让读者读到的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而不是呆呆板板的“档案照片”。通过细化主人公的心理变化,让读者和他们一起走进故事中。在专注的创作状态下,贾国勇往往会为自己笔下的人物忧喜同知,专家、警察,劫持者、犯罪嫌疑人都在他脑海中构成了重影,有些时候他会因为自己的“分身乏术”而苦恼,更多的时候,他会为他笔下的人物而犯痴。

贾国勇经常对身边的朋友说“生在盛世,为了不辜负读者对我的期望,我应更加努力。”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目前为止,贾国勇已出版散文集《湛蓝的天空湛蓝的梦》、《立地成佛》和两本新闻作品集,《测出的不仅是心跳》、《致命谈判》、《谜底就在现场》《命案现场》、《神探》、《破译心灵密码》等中国当代刑侦大师系列已由中国检察出版社出版;他还创作出版了反腐长篇小说《市长命案》、《市长夫人》;创作投拍的电视剧有《捕狼人》《捕狼人》(20集)、《命案现场》(20集)、《完美指控》(30集)、《公诉人》(20集)。

贾国勇,出身贫寒有志气,自学成才诚可贵,人称从“茅草屋”走出的青年作家,他的作品影响着中国整个警察群体,从而影响到中国广大的民众。

他心怀感恩,一路坚毅,胸怀天下。这,正是他的成功之处。

图为:贾国勇(左)和反爆专家王百姓在东方卫视《警察与人生》作客

分享到:

热门关注

点击咨询客服回到顶部